三七中文

2018(1/2)

    虽然丁长生这种行为可以看做是不成熟,不知道明哲保身,但是目前的情况根本不允许他有这种心思存在。 在区里自己没有能力和陈敬山一较高低,现在只能是隐忍,而外面只能是依靠唐炳坤这个最大的老板,那么该出头时当缩头乌龟,领导怎么会把你看在眼里呢?

    “我来白山不久,可能对其他的事情不很清楚,但是对白山的味道倒是很清楚,我不止一次的从市内的大清河旁过去,那个味道的确是不好闻,各位不信开完会可以去闻闻,据我所知,为了这个臭水河,老百姓没少给市政fǔ提意见,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处理……”

    成千鹤算是明白了丁长生的意思,这也在意料中,只是没想到丁长生会这么不讲情面,自己儿子不是说和丁长生是好朋友吗,这就是朋友?可见,官场是个只讲礼仪不讲情谊的地方,什么东西都没有自己的利益重要,这才是现实。

    唐炳坤渐渐为丁长生的话所吸引,本来他将丁长生叫回来也没打算能让的在会上有什么惊人表现,只是白山区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这个区委书记不能躲清闲,他倒是对陈敬山抱有很大的希望,可是陈敬山的表现实在是可以忽略不计。

    “大家都很纠结于拆与不拆,要我说,这个高科技中心拆了也好,至少可以让一百五十万白山市民不用再闻这个臭气了,大清河被污染了,滚滚污水东流去,我很奇怪的是湖州市为什么没有和白山打官司,再说了,我也没看出来这个所谓的高科技养殖中心的高科技体现在什么地方,不就是几家养‘鸡’场和养猪场吗?粪便直排大清河,这让大多数的市民都反感,如果为了一万多人的就业岗位问题而牺牲一百五十万市民的生活质量,我选择拆了它……”丁长生掷地有声的话让很多人在听他讲话的同时,也在观察成千鹤的脸‘色’,果然成千鹤这个一向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脸‘色’也发烫了。

    在坐的人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他们不想得罪成千鹤,也不想得罪唐炳坤,所以宁可不说,也不愿意为自己惹祸,但是丁长生却不能不趟这趟浑水,因为他的理念一直都是一个思想,只有水浑了,鱼才能浮上来,四平八稳倒是可以做个太平官,那么自己在白山的日子很可能就这么窝窝囊囊的过去了,这不是他的风格,这口气他也咽不下。

    “创城,我们不是为了糊‘弄’过去这一阵就算完了,我们是要借着创城成功的机会把白山市推出去,有养殖中心这种粪臭中心存在,哪个企业愿意把钱投在这里?再说说所谓的治污,我知道,养殖中心有自己的污水厂,可是那个厂运转过吗?市里不是不知道这事,但是为什么依然直排?说到底还是个成本问题,养殖业不是暴力行业,如果把一大部分钱投在治污上,他们也不愿意干,所以,所谓加大投资治污力度,我认为这是白‘花’钱,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丁长生的讲话不仅在回答问题和表态,也在回答在座的各位如何解决问题,在他身边的陈敬山不淡定了,不由得转身看了一眼丁长生的笔记本,依然是‘乱’麻一团,可是丁长生也正是凭着这些‘乱’麻侃侃而谈。

    “至于那一万多的养殖工人的安排问题,说实话,畜牧养殖是一个技术比较低级的行业,尤其是像这样的养殖,毫无科技含量而言,这也意味着他们的转行不会很难,从我了解到的材料,现在的高科技养殖中心,占用的都是农田,我建议由市里出资,或者是找投资,把这个高科技养殖中心改为高科技种植中心,主要发展有机植物产业,这要比现在的养‘鸡’养猪要划算的多,当然了,这个还要研究,但是我的意见就一句话,趁着这次创城,市里该下决心把这个养殖中心拆掉”。丁长生最后掷地有声的说道。

    “你说的倒是轻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