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467(1/2)

    事实证明丁大奎并没有说谎,三个人进‘门’时,丁大奎的媳‘妇’甄美丽正在忙活着做饭,看得出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丰盛,因为在这间隙,村里新开的小超市就来送了两回东西。

    “村长,这有点过了吧,就我们几个人,能吃得了这么多,婶,别做了,这些就行了”。就在丁大奎忙着沏茶的时候,丁长生晃到小厨房的‘门’口对甄美丽说道。

    “你先坐着喝茶去吧,也没几个菜,一会就完,你现在是咱们村出去的最大的官了,难得回来一趟,还不得好好招待你一下,快,这里油烟大,出去吧”。甄美丽一边切菜一边回头说道。

    “那好,辛苦婶了”。丁长生转身离开了。

    切菜的甄美丽一看他真的走了,心里突然放松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丁长生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好像场景又回到了那天她洗澡的晚上,自己白‘花’‘花’的身子都被这个家伙看光了,她是死活不干的,一直嚷嚷着让丈夫好好收拾一下这个无赖。

    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也不知道这个小流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攀上了镇长,这还不打紧,可是这以后呢,又是县长秘书,又是镇长的,现在倒好,回自己这个镇子当镇长了,自己老公是村长,就归人家管,这口气无论如何是出不来了。

    其实她也知道丁长生为什么对自己家这样子,当初自己就劝过丁大奎,人家父母都死了,那点抚恤的钱不能拿,但是丁大奎不敢,硬生生扣了一个大头,现在好了吧,都是没出五服的族里关系,‘弄’到现在成了这个地步,连和他说句话都得大摆筵席,要是以前对人家好点,何至于闹到如此地步。

    丁长生是回去了,但是刚才的一幕还在丁长生的脑子里没有散去,才过了一年,甄美丽的身条日渐丰盈了,看来日子过得不错,现在天气有点热,她下身穿着一条碎‘花’的五分‘裤’,上面也是一个碎‘花’的无袖褂头,前面带着一条白‘色’的围裙,分别在脖颈后和腰间系上了带子。

    别的地方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依旧没变的就是她白皙的皮肤,别的‘女’人的白皙有可能是因为衣服的遮挡,这样的后果就是衣服遮挡的地方很白,但是手上,脸上这些时常暴‘露’到太阳下的地方就变车成了小麦‘色’,脱了衣服之后很是不雅,但是很明显甄美丽不是这样,通体雪白,这是丁长生最为魂牵梦绕的地方。

    甄美丽是个过日子的好手,不一会,手脚麻利的整上来十个菜,征得了丁长生的同意,中午喝的是啤酒,因为他今天是一个人出来的,没叫杜山魁,所以下午醒醒酒还得回镇上去,所以尽量少喝点,而且很明显,这顿饭,目的不是喝酒。

    四个人,一个小方桌,丁长生和陈二蛋分坐在丁大奎的左右,他们两口子对面而坐,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终于说到了梆子峪的经济发展问题,这才到了今天的话题主线。

    “村长,你也知道,我这次回来当镇长,其实压力很大,虽然借着一号公路的修建,咱们镇的经济稍微好转一点了,可是还是在最后面打磨游,那一号公路修完了呢,该怎么办?还这样下去,那这一号公路不就白修了吗,所以各个村发展经济,找路子,找‘门’道,这是势在必然,梆子峪是我的家,这一点我从来没忘过,这一年多,我经历了很多,最大的感受就是没有自己人,官场上那些‘交’往的,唉,靠不住,还是自己人靠得住,你说是不是二蛋?”。说完,一饮而尽。

    “对对对,镇长说得对,那个,其实呢,我也有个想法,这事考察也有些日子了……”丁大奎一看丁长生往经济上扯,赶紧想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奎叔,你说吧,我听着,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