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33(1/2)

丁长生预料过可能会有这种情况,但是却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这从另外一个角度也可以判断出,司南下其实可能面临着更大的压力。

    事情就是这样,在这条道路上,永远都需要独自去担当,没有人会愿意为别人的前途埋单,丁长生本来很愤怒,可是这一刻却理解了这些人所做的决定。

    可是这些被叫来开会的常委们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是这么一个议题,尤其是唐玲玲,在这件事上她是一无所知的,所以当司南下说完后,第一个发言的就是她。

    唐玲玲全然不顾仲华频频的眼色示意,依然是独自发言,平心而论,这里面有个人的情感在里面,但是更多的人理解为这是唐玲玲在报答前任组织部长顾青山对她的提携之恩,因为丁长生是已故组织部长顾青山的干爹。

    “司书记,我觉得这件事市委是不是也征求一下组织部门的意见”。唐玲玲这话很不客气,因为这不是汇报或者是报告,而是在质问司南下。

    “可以,这不是让大家在积极发言吗,我这不是在搞一言堂吧,谁都可以发言”。司南下非但是没有生气,反而是看了丁长生一眼,示意他也可以说说,因为司南下知道,丁长生是最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的,自己这么做是在保护他,希望他能领这个情。[$>>>棉........花........糖........小........說........網
    但是丁长生不为所动,拿着笔记本,从司南下宣布开会时开始,他就在纸上写写画画,一直没有停,都看见那是丁长生向张和尘要的一张a4纸,也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刚才书记说丁长生同志到新湖区这段时间在工作上没有多少建树,我不同意这种观点,我现在虽然是组织部长,但是我这个组织部长是从新湖区出来的,新湖区的情况我最清楚不过,虽然顶着一个全国百强县的帽子,但却是外强中干,前段时间连教师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现在呢,把区政大楼抵押了给教师发工资,没办法,教师也得吃饭吧,新湖区的经济烂到这个地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丁长生同志上任不到一个月,就断定他不适合这个岗位,我想问的是,丁长生是神仙吗?能够点石成金吗?”唐玲玲的话很尖刻,但是在大多数常委里面,还是很有市场的,因为他们扪心自问,即便是自己,恐怕连贷款都拿不到,别说是干其他的了。

    邸坤成看了看楚鹤轩,他们来之前也不知道这个常委会居然是拿掉丁长生,因为这件事毫无征兆,到目前为止邸坤成依然不知道司南下到底打的什么算盘,这个时候拿掉丁长生对他有什么好处?

    更为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作为丁长生的铁杆后台,仲华居然毫不着急,不着急也就算了,反而是显得气定神闲似得,这不得不让邸坤成心里犯嘀咕,看来在这件事上仲华和司南下达成了某种交易了,不然的话,一个月前还力挺丁长生的仲华不会这么安静


    “唐部长说的没错,现在让丁长生同志离开,我看不是时候,开发区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我相信假以时日,给丁长生同志多一点的时间,新湖区的经济也能发展上去,这么快的做决定,我觉得还是武断了一些”。楚鹤轩明白了邸坤成的意思,出言力挺丁长生。

    “工资发不出来,可以想其他的办法,但是把区政大楼抵押出去贷款,这不好,万一还不上呢,这大楼不就成了银行的了?所以,我觉得某些人为了树立自己的权威,擅自处理国有资产,这是要好好考虑后果的,我同意司书记的意见”。汪明浩看到司南下的真实意思就是为了拿掉丁长生,而且仲华没反对,这就意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